非洲秃头叉

一把钢叉,喜欢西瓜。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ChungGan:

另一篇链接: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
 


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


 


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


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


神器一:Pinterest


 



 


神器二: NounProject


 



 


神器三: Dribbble


 



 


神器四:Flickr


 



 


神器五: Tumblr


 



 


神器六:Behance


 



 


神器七:pixabay


 



 


神器八:花瓣


 



 


一个广告

不想发画了操。一更新就掉粉我简直要怀疑人生。

emmmm……本来p1是给我的一篇校园文配图的,结果文没写完图画完了【你他妈】

总之就是胜出表白现场,偷懒少画了很多xxx

p2大概叫做《老子爆豪胜己今天就是要为冷酸灵代言》【不是x】
【高亮】照片参考!!

p3就是一个社哥久。

总之后俩p就是两个社哥。雄英社哥势力【你妈】

最后这其实是一条无差的博,画的时候就想把两个人都画的攻攻的xxx

吸!!!!

黑羊俱樂部:

[排球!!][16年12月][ぶぶん飯店./一樹らい]這片影子由灰所聚 前篇[影山×日向]


日向的愛給了影山伊卡洛斯翅膀,然而越是靠近越難承受太陽的熱量。排球?還是戀人?無法平衡二者的少年終將墜落至地,抑或燃盡成灰?


片段WB預覽請戳

ummmmmm才发现这张根本没发……

也是助助的生贺图

有点意识流

懒得解释了麻烦【你x】

总之能理解到我的意思我会超高兴的orz

有照片参考喔!

是给年老师的g图!!!希望大家都去买本!!!她是神仙!!!文特别好看!!!

高高兴兴的画完了发现规格错了,还好改回来了hhh吓得冷汗直冒orz……

教大家怎么在动漫之家上看被屏蔽隐藏的漫画!简单且实用。

呜呜呜呜呜一直想看猎人!!!超棒的啊!

白玉为何物:

啊!!我发现怎么在动漫之家上看被隐藏屏蔽的那些漫画了!太好了!这种手段真是巧妙。


可以开始看猎人了,沉迷酷拉皮卡的美色……


评论里面有人问,所以为大家科普一下。


动漫之家上的一些漫画,是用app是查不到的。大家可能都发现了。




这样,先是搜索你想看的漫画。比如我的是猎人。




之后点进去,它显示的是不能看




不要怕!!因为这只是一个障眼法。点击这个




然后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画面。甚至有乱码。但是不怕,随便点进去一个




之后你会发现:诶这不是进去了吗!虽然有广告。




等十秒一过,就可以直接看“貌似”看不见的漫画了!


于是是最重要的一步。拉到底端。点击:订阅




你再重新上一下app,刷新一下,哇!猎人出现了。




只是因为版权问题 所以所使的一个障眼法。过程很简单,大家学会了吗诶嘿☆(等等你)

胜出偶像pa!

我不管,米哥就是画了胜出嘻嘻嘻

p1和米哥的合绘,米→咔,我→久

反正就是画了略略略 @米哥今天画儿童画了吗

723生贺

今年总算赶上了!!!助助生快呀!!!送你一只鸣人养的小狐狸!

【帕佩】单向背叛(已完结)

居然被吞了,明明只是辆假车。

哦对了,一点雷佩预警请注意,本文是建立在佩利对雷狮的绝对忠诚之上展开的。

6000+


○Part.1

      同佩利打完一架后,帕洛斯难得没像以前那样无所谓的开合他那张又黑又损的嘴。在某个瞬间,有种东西一直萦绕着他,附着在他的大脑皮层上,他麻木的神经末梢触电似的颤动了一下,很微弱,但他的大脑确确实实接收到了这微末的悸动。

      在平静无波、亘古不变的意识里,那就像是霎时间灼目的火花,漫天骤然闪烁的星辰,他头顶是极地上空迷幻的极光,急促而小口的呼吸着的,是春日里阿尔卑斯山脉寒冷而芬芳的空气。

      那一秒太短暂了,像睡意昏沉的人转瞬即逝的梦。难以捉摸,更无法追溯它的来由和始末。

       这让他焦虑,在完全由他支配的帕洛斯的人生里,出现不可控的未知因素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这种难以名状的陌生情绪是从哪个确切的时刻发生的,他全无印象,唯一能肯定的——那必定是在与蠢狗一战之后。

      “佩利,”将近三天的沉默以后,帕洛斯决定率先开口,“——嘿,蠢狗。”

      犬类蹲坐在离他不远的一颗香樟树下,他半倚着崎岖的树干,垂着头抠自己脚底的草皮。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以及那尊敬不足称呼吼之后,佩利的耳尖几不可见的颤动,然后他一语不发的转过了头。

      该死,又是这样。

      帕洛斯简直怀疑佩利是否得了某种无药可救的绝症,因此想要平静无波的迎来他愚蠢生命的终结。

      佩利用并非将死之人的眼睛看着他,枝叶裁剪出夏日金色的光斑落在他的虹膜上,令他的双眼炯炯有神。他的目光像是西伯利亚东部的桔梗花一成不变的钴蓝,像是一支即兴而唱的自由的歌——了然而又寂寞,富有生气而又抱有永恒的无望。

      和那时一模一样的眼神。

      帕洛斯眼见着佩利的喉结滚动着,颈侧的肌肉忽的凸起又慢慢的平缓下去。他看见狂犬紧绷了下巴,僵硬而酸涩的皮肉包裹着冷硬的下颌骨,帕洛斯甚至能听见那上面生锈的声音。

      “佩利!”他提高了音量,“别和我来这套!”然后他咕哝着发出警告:“聪明点,蠢狗。雷狮不在,你不会想再挨一顿打的——这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帕洛斯说完捡起地上的板结的土块十足挑衅的扔过去,精确的落在佩利的头上。

      看到灰头土脸的佩利终于忍无可忍的龇了龇牙,他恶劣的吹了声口哨,而后满意的咧嘴笑道:“就是这样,好狗,就是这样。你应该张嘴咆哮,然后挥舞着你锋利的小爪子扑上来,而不是像个小脑发育不良的哑巴一样——别试图压抑你的天性。”

       帕洛斯从未如此渴望过和佩利打一架,哪怕是上次那样自损八百的疯狂也好,天知道这种他前所未见的沉默快把他逼疯了。

      佩利缓慢的站起来,神情笼罩在垂下头发的阴影里显得晦暗不明。帕洛斯警惕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那足以击碎巨大山石的坚硬拳头,他可不想再挨了。

       但佩利只是极为安静的站在那里,香樟叶气味的风裹挟着七月流火的凉意长足的吹过山野,远方的夕阳渐逝,天幕低垂。

       “我没事。”他说。

Part.2

      帕洛斯几乎要笑出来,他想打架,可是却得到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

      “这算什么?佩利?”

      佩利怔怔的眨眨眼睛,脸上全是茫然,良久他才开口:“我刚才……”

      “你是在戏弄我吗?”帕洛斯猛地打断佩利,某犬满脸状况之外的表情成功惹火了他,他简直气笑了:“蠢狗,你知道我的意思。老子刚才是想打架,不是在给你爱的关怀。你没事——我刚才问你这个了?老子长了眼睛,你的尖牙利爪和你满脑袋分叉黄毛都完好无损的长在你身上,还有你那张欠撕的嘴巴也他妈好好的,你整个人都散发着健康而恶心的费洛蒙——我看得见,而且也感觉到了。”

      佩利被劈头盖脸的给骂懵了,帕洛斯和他向来是君子动手不动口,即使有小小的口角,那也必定是言简意赅的短小的暗讽。且他极少说脏话——作为一个完美的骗子,他必须时时刻刻保持高雅的风度。像这样大段的,从帕洛斯嘴里吐出来,他还是第一次听见。

      “不是……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帕洛斯肉眼可见的怒火令佩利不知如何是好——倒不如说是第一次看见帕洛斯脸上真实情绪的流露令他手足无措。这么长时间过去,他真的快以为这家伙脸上除了虚伪的假笑和无懈可击的冷漠就没别的表情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帕洛斯快步踱过去,一把扯过佩利的黑色项圈,眯起眼质问道。

        ——这么咄咄逼人也是第一次。

       “我刚才,那是……”

       “嗯?”

      “你知道,我最近在想些事情,忽然就出神了,然后……”

     “谁他妈要知道你在想什么!没人会关心这种问题,狗!”帕洛斯低吼道。

      “帕洛……”

      “别叫我名字,蠢狗!你最好明白,你今天让我非常不满,你必须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否则——”

      “帕洛斯!”

      “别让我再说——”

     “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Part.3

       空气中喧嚣而鼓噪的因子在一瞬间冷却停止。宛如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帕洛斯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我为什么这么生气?他想。

       在每一个眨眼的瞬间,在每个只有几微秒的黑暗世界,他脚下是七月洪流,白色的浪花沾湿了他的裤脚,黄褐色的泥沙遗留在他脚踝上,头顶是混沌又苍茫的天穹,四野低垂,寂静无声,天地间只有他惶惶然的一个。他浑身赤裸,他的苦痛,他的伤疤,他的丑陋全都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没事。”——佩利这么说。

       在佩利说出“我没事”的那一刹那,帕洛斯心中翻滚着两种巨大而矛盾的情感——心安,以及无与伦比的惶恐。

       他说他没事——他的沉默,他的反常都是意外——他说过了他没事。

       他知道了!紧接着帕洛斯的内心被强烈的恐惧感攥紧,我被看穿了!

       有双野性而瑰丽的双目的注视着他,洞悉着他隐秘的担忧和焦虑,他无所遁形。这就像一个女人被当街扒光了衣服,一个骗子被当场拆穿了骗术。帕洛斯清晰的意识到佩利的直觉可以穿透层层的假面与伪装,抵达从未被人涉足的真实内里。

       那一瞬间的羞耻与惊惧剧烈的碰撞在一起,无处倾诉,无处排解,最终化成熊熊怒火,尽数发泄在佩利身上。

       “佩利,”他咽了口唾沫试图使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干涩和僵硬,“老实说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

    
       帕洛斯松开手,佩利小口喘着气退开两步。

      “你知道,炎热的天气令人心情烦躁。”

      “拜托,我不知道!你刚才差点把老子勒死——今天已经降温了,明明不热!”

      “我是说也许,蠢狗!我大概是肾上腺激素分泌异常。 ”

      “那还真是难得,我以为你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是谁教会你这么说话的,佩利?你还真是越来越牙尖嘴利了。”

      “谁知道呢?我猜是近墨者黑。”

       帕洛斯破天荒的被噎了一下,但他马上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妄图跟你解释是我的错,蠢狗。我看你就是他妈的欠揍。”

       这次佩利欣然接受了他的挑衅,他们两个向对方扑去,很快便打成一团。

      “大哥,他们这算和好了?”戴鸭舌帽的男孩口中衔着棒棒糖含混不清的问道。

      “错,卡米尔,这叫战略性妥协。”被叫到名字的人懒洋洋的笑起来,“或者说叫,相互驯服。”

Prat.4

求求你别吞了吧

坠后!求评!求评!求评!谢谢您咧!